01月17日 星期三
您当前的位置: 南海网 > 舆情研究中心 > 舆情观察
新警察故事|苗圃贩子死在最爱的苗木下 树能杀人?
南海网 http://www.hinews.cn 时间: 2017-07-05 15:36 来源: 南国都市报 作者: 徐培培 刘孙谋
  

  新警察故事“尸语者”系列(三)

  与苗圃老板见面后,他离奇失踪了;其妻报案后,警方在苗圃一棵树下找到他尸体;

  是他杀?还是自杀?——

  苗圃贩子死在最爱的苗木下

  树也能杀人?

  “凶手无论怎样掩盖作案痕迹,都会留下新的痕迹。”黎景全总是把这句话挂在嘴边,但是这天晚上,喝下二两白酒后,他突然说道,曾经有个死亡案发现场,除了致命的伤害,凶手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,因为,凶手是一棵树。

  “你相信吗?树也能杀人,还是一棵很漂亮的树。”从黎景全神秘的笑容中,记者知道,我们又有了一个新的破案故事。尽管,这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案件。

  出场人物>>

  时间

  未解密

  地点

  海口丘海大道延长线某苗圃基地

  神秘失踪

  与人吵架之后失联

  天还没亮,陈荣光早早起床,扒了两口冷饭,喝下二两“海马贡”,就匆匆跨上那辆破摩托车,一路风驰电掣,往丘海大道驶去。

  海南的冬天有点冷。陈荣光心情却不错,因为,他已经凭着自己的口才,拿下一个小区的绿化树采购“项目”,尽管,这个项目只需要两棵树。但只要跑跑腿,中间的差价,还是能让他喝上一个月的“海马贡”。

  为了这个,陈荣光加了加速度,他想着,早早过去,在那边的几家苗圃基地多找找、比比看,还能再适当地压压价,那是再好不过。

  庆幸的是,他走进的第一家胡大海的苗圃基地,一眼就看中了一棵树,外形,大小,和项目所需非常合适。

  不幸的是,精明的老板胡大海给他的报价,已经没有了任何利润空间,陈荣光磨破了嘴皮子也没把价格砍下来。“没钱啊,那就去别的地方找找吧,我这里的可都是精品。”胡大海的这句话让陈荣光有些不满,两人大吵一架后各自拂袖而去。

  谁也没想到,陈荣光就这样失踪了。

  多方寻找

  苗圃深处找到尸体

  时隔七天,警方接到陈荣光妻子林大妹打来的报警电话,称丈夫失踪了。

  奇怪的是,他的电话仍然可以打得通,只是没有人接听。绑架?挟持?还是被困在某地?民警一度为此纠结不已。

  民警顺着陈荣光的活动轨迹,很快来到了胡大海的苗圃基地。“那个家伙啊,想买树,又出不起钱,和我吵了一架就走了啊!”看到警车开进来,胡大海心里不由地发颤,“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?”抱着这样的想法,胡大海胆战心惊地带着民警在苗圃基地走访。

  一路上,民警再次拨打陈荣光的电话,“听,好像不远处有手机在响?”一行人加快了脚步,循声而去。

  来到铃声跟前,令胡大海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,眼前的陈荣光半张着嘴倒在地上,已经成为一具尸体,裤兜里的手机在震动着,不时发出诡异的蓝光。

  “老公啊,你这是怎么了!”林大妹急于扑过去被民警赶紧拦下,“他,他,他怎么会死在这里?”胡大海哆嗦着往后退,两名民警却早已一左一右把他夹在中间,“保护好现场,谁也不许动!”

  离奇死亡

  不见三块肌肉皮肤

  陈荣光兜里的,是一部最原始的黑白屏诺基亚直板手机。

  待把他的尸体翻过来,技术人员突然后退了几步,“他的脸上的伤口有些不对劲!”技术人员颤抖着指着尸体。

  陈荣光的脸上和脖子处,共有三处伤口,伤口不像是任何器具造成,周围也没有任何血迹流出,更令人感到费解的是,三处伤口均为儿童手掌大小,这部分肌肉组织离奇地不见了。他是怎么死的?凶器是什么?这三块肉去了哪里?大批警力赶到现场,控制了胡大海,并把他这数十亩的苗圃基地,搜了个底朝天。

  “我确实跟他吵过架,但人真不是我杀的啊!”面对警方的调查,胡大海欲哭无泪。

  连续一个多月对苗圃种植基地、大棚以及板房、工人的调查,警方最终一无所获。

  与此同时,林大妹四处上访“伸冤”,办案民警承受了来自各界的压力,黎景全被派来支援。

  大胆判断

  死者因病自然死亡?

  前期勘察显示,现场除了死者脚印,没有其他来自凶手的痕迹。

  死者倒下的位置,靠近一棵苗木,脚下一条拖痕显示,在他生命最后一刻,曾靠紧大树。随着生命的流逝,努力支撑身体的右脚,逐渐“推”开泥土,再缓缓倒下。

  黎景全不停地重演这一过程,心里在思索着,将此案定性为涉嫌谋杀的主要证据之一,就是三处奇怪的伤口。

  而回到解剖室,黎景全看着这三处伤口,陷入沉思,“从伤口边缘判断,不像是利器割开,也不是钝器砸伤,更难以想象的是,肌肉皮肤组织哪去了?”

  随着解剖的深入,黎景全发现,缺失的肌肉皮肤组织周边,有细小锯齿状痕迹,像是某种动物啃咬所致。

  “他可能是自然死亡,尸体长期没有被发现,遭到老鼠或小型动物的啃咬。”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,黎景全展开了更深入的解剖,打开死者的胸腔后,黎景全松了一口气,“原来死因在这里。”

  “死者有多年心脏病史,去找家属核实一下。”黎景全给助手下达了任务。

  离奇死亡

  “真凶”是那棵苗木

  陈荣光特别喜欢他第一眼看上的那棵苗木,的确,它是一棵很漂亮的树。

  但是由于胡大海的坚持,这笔买卖没能成交,两人发生不愉快还吵了一架。在胡大海离开后,陈荣光看着这棵树越想越气,不料却引发了心脏病。

  剧烈的心绞痛,让他站立不稳靠在了树上,几番挣扎后缓缓倒下,除了右脚划出的那道泥痕,再没有留下任何东西。

  陈荣光死后,偌大的苗圃基地内一时也无人发现,那几天,他的尸体遭到一些鼠类小动物的啃咬。由于这发生在死后几天内,以至于没有血液流出。

  他的待机能力超强的平板手机,指引办案民警来到了“案”发现场。因双方曾发生争吵,身上有伤等疑点,让民警一度怀疑胡大海是凶手。

  “谁能想到‘真凶’是那棵很漂亮的树呢?”黎景全笑道,“他太喜欢那棵树了,或者说,他太想通过这棵树赚到钱了。”

  看到最终的结案陈述,加上黎景全的解释,所有谜底得以解开,林大妹放弃了上访索赔,并承认了对丈夫的心脏病史有所隐瞒。

  尸语者自述

  法医的判断

  关系到案件定性

  “这是一个不是案子的案子,也证实了痕迹转移原理存在的科学性。”黎景全说,尽管这最终称不上一个案子,却是他这些年不多的得意之作,“至少给死者家属一个满意的答复,也让刑警兄弟们不用继续窝在那里,挖地三尺地搜查。”

  黎景全说,基层公安机关法医的日常工作,很大一部分是非正常死亡案(事)件的前期处置工作。法医对死者死亡方式的判断,关系着这起案(事)件的定性。看似简单,其实是一件非常复杂而且责任重大的工作。

  法医的老祖宗宋慈的著作《洗冤集录》概括了此类工作,在看似普通的死亡中,通过细致的检验、分析、探索,明察秋毫,发现犯罪的痕迹,便是法医之所以能够为死者洗冤的关键。

责任编辑:邢文腾
南海网24小时新闻报料热线966123
版权声明:
·凡注明来源为"南海网"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南海网所有。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
·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海南日报报业集团南海网 版权所有 1999-2020 地址: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电话:(86)0898-66810806  传真:0898-66810545  24小时举报电话966123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琼B2-2008008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210828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4612006002
广告经营许可证:460000100120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琼字001号 琼公网监备号:46010602000273号
本网法律顾问: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